颜希

治愈 恋爱 正能量!🌝

园医 「一个藏着糖的玻璃堆」

这里人物往事什么的都按官方的来,掺着点颜希瞎编的

内含欺诈组



  莉迪亚也忘记了自己为何来到这个奇怪的庄园,那封邀请信又是什么,只知道,自己犯了错,已经不能再用这个充满罪恶的名字。

  “艾米丽…这个名字应该不会被找到吧。”

  紧张的莉迪亚,在来之前就已选好了自己后半生的名字:艾米丽·黛儿。

  “可别…在这儿遇到她啊…已经很倒霉了,”坐在前往未来的车上的她想着“真的别啊…”

  她已经准备好了,准备好了过往后平静的生活。和那件事发生之前一样的生活。尽管现在八月的天气让她的心情不是很好。

  

  “哟,新来的?”

  在心中默念了很久自我介绍的艾米丽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,赶忙回过神来:“啊,是的…你…你好!我…”眼前这个男人站在庄园门口。

  “自我介绍就不用这么急了。”

  “哎?”被打断的艾米丽脑里已经开始混乱。

  “怎么对女孩子这么凶啊,克利切?”突然,那个名叫克利切的男人身后传来一个甜甜的女声:“哎?一位新来的小姐吗?嘻嘻,不能生气喔,克利切就是这样。”

  “啊啊,是克利切的错,艾玛小姐!”克利切慌道。

  艾米丽重新将脑中该有的记忆整理了一遍,然后从呆滞的状态回过神来,说道:“啊,是的,你好,我叫莉…咳,艾米丽·黛儿,是个医生。”然后定了定神,还给了那个女孩一个极为尴尬的笑容。

  “?!”

  那么熟悉的面孔,就站在那个男人身后对着自己笑着。

  可是…艾玛一名又是…

  艾米丽瞪大了眼睛,仿佛一切都消失了,只剩下了那个女孩的面孔。

  

  “医生姐姐,做完了这个丽莎就会好了吗?”

  “是…是啊。”

  “唔啊啊啊——!”


  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。

  “你好!艾米丽小姐,我叫艾玛·伍兹。…艾米丽小姐身体不舒服么?”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,那个十分熟悉的声音。

  “没…没事。”艾米丽已经不知所措,眼前这个人的脸,声线,都那么像她…

  “那就和我走吧!侦探先生说今晚要开会喔,是不是欢迎艾米丽小姐的到来呢?嘻嘻。克利切,走啦。”

  “切…对每个人都这么热情吗?”站在那边看戏的克利切怨道。

  “克利切?”

  “哎!我听到啦艾玛小姐!”他边说边走进庄园。那个名叫艾玛的女孩拉着艾米丽的手,加快了脚步往前走。边走还边为艾米丽介绍。“那个是空军玛尔塔姐姐的练习木偶,虽然看起来像只是个摆设…那个是机械师特雷西的机器人,艾米丽小姐无聊了可以去逗逗他喔…”艾米丽一边听一边答应着,心里还想着那件事。

  “那里是我的花园,明天给艾米丽小姐送几朵花好吗?”

  “啊,可是…啧…”忽然,艾米丽忽然头痛起来。艾玛疑惑道:“艾米丽小姐是对花过敏么?”艾米丽努力地调整着:“咳…是啊,不过只对开放的花有些过敏啦…”

  “克利切…想要艾玛小姐的花…”克利切走在后面,弱弱地吭了一声。

  “唔?是吗?那送给克利切几束夜来香好啦。最近正是花期呢。”艾玛意外的听到了。

  “啊,谢谢艾玛小姐!”克利切面色通红,朝艾玛喊道。

  “呃…艾玛…”艾米丽终究放不下自己怀疑的心,开口问道,“艾玛来庄园之前是干什么的啊?”

  “这个呢,我就不知道啦,都忘记了啊。有些事情,遗忘才是最好的选择,对吧,艾米丽小姐?”她还是一如既往地,微笑着回答问题。

  “哦…”艾米丽的心算是慢慢放了下来,“遗忘么?…”

  “到了喔,艾米丽小姐!”随着艾玛的声音落下,三人抬起头,一个既诡异,又看上去蛮气派的房子出现在眼前。

  “切…每次都会被吓一跳…”克利切埋怨道。


  三人走了进去,发现此时的大厅已经就差他们了,刚刚迈进大厅的艾米丽面对着众人的目光,心中忐忑了起来,这是她一生里唯一一次迟到。

  “啊,这是艾米丽小姐吧?”一个沉稳的男声从大厅的最左边传来。

  “唔!是的!”艾米丽的内心十分杂乱,懵懵地回答了一句。

  “侦探先生,我们只耽误了几分钟吧?嘻嘻。”艾玛讲道。

  “嗯。那几位快坐吧?”侦探似乎早就熟悉了艾玛的性格。

  艾米丽舒了口气,还好侦探没追究什么,她跟着艾玛,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“…我想和艾玛小姐坐在一起啊…”克利切小声哼哼着,但还是不情愿地做到了两人的对面。


  “是战绩总汇么…无聊…”侦探说了很久,艾玛的心又浮躁起来,她懒散地看向艾米丽,小声问道:“艾米丽之前就是做医生的么?”艾米丽认真地听着侦探的汇总情况,胡乱答道:“是啊。”“哎?!”不一会儿,艾米丽就反应过来,“之前的身份要掩盖啊!”听完,艾玛就笑道:“真的吗?那么,艾米丽小姐之前就是一个善良的天使咯?嘻嘻?”发现事情还算好的艾米丽回道:“啊…谢谢…”坐在对面的克利切看着这一幕,狠狠地咬着自己的袖口:“切…克利切哪里没有她好啊…就是会打打针嘛…”

  “最近比赛的情况中,大多数失败的原因都是因为大家无法治疗他人,那么,新来的艾米丽小姐就是一位医生,大家受伤后可以找她治疗。”这时,侦探讲道。

  “哎?啊啊,大…大家好,我是艾米丽,以后…请多多关照…”被点名的艾米丽猛地站起来向大家介绍。

  “噗…艾米丽小姐好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啊。”艾玛坐在一旁笑着。

  “……”

  “啊,对了,庄园最近还没有空房间,艾米丽小姐只好和艾玛挤一挤啦。”侦探笑着,“那么大家就回去吧。”

  “什么啊…还可以和艾玛小姐睡在一起?”克利切又加深了咬袖口的力度。

  侦探的话音一落,大家就都结着伴离开了。艾玛像得到了一种解脱,从口袋里套出钥匙对艾米丽说:“那天使小姐先回去吧,我先去花园,一会就回来。”艾米丽听完点了点头,接过了钥匙便走了。现在的大厅只剩下了克利切一人还在愤愤地咬袖口。

  “哎?大家都走了?”克利切才反应过来,“还是快走啦。”可能是因为克利切咬自己的袖口太紧了吧,身子还没动,头就先起来了,结果,把自己的衣服…咬坏了,袖口撕出一条来。“切…倒霉…”克利切怨道。“哎~克利切,这是,把自己的衣服玩坏了么?来我家吧?我的针线活还不错啦”克利切刚起身,就撞在了一个男人身上。“滚…死罗伊…”“哎呀,侦探先生说了要互相帮助啦!”“克利切~?”“喂?”“哼…每天起码和我说上三句话嘛…”


  回到房间的艾米丽顿时就傻了眼,里面一片狼藉,根本不像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,无奈的艾米丽只好开始打扫。

  废了半天劲终于打扫完的艾米丽打开了窗户,深深吸了一口气,却忽然感到剧烈的头痛,她朝下看去,发现居然是艾玛抱着一盆花和一只猫蹲在窗外:“啊,艾米丽小姐你好!建议你不要开这边的窗户喔,旁边就是我的花园,还有猫在瞎转喔。”艾米丽皱了皱眉,点点头又说:“嗯,下次记得收拾屋子再出去。”“知道啦。”艾玛随口答应着,手抚摸着那盆花。


  等了一会艾玛的艾米丽看了看表,已经快八点了,也不知道艾玛还在外面干什么,毕竟还没有吃晚饭。

  正想着,门忽然被打开了,传来一种幽幽的声音:“呜啊,艾米丽,好饿啊…”艾米丽瞅了一眼看上去半死不活的艾玛,说道:“我不是很会做饭喔,吃泡面么?”“嗯?”艾玛看上去有些犹豫,“只要是艾米丽小姐做的就可以啦。”

  “干了点什么啊,累成这样。”艾米丽一边用筷子搅着面,一边问站在厨房里一直看着自己的艾玛,“艾玛?”艾玛死死地盯着艾米丽发呆,完全没有听见问题。“…面好了喔?”艾米丽又想了一计。“啊什么?这么快的么?”艾玛一听这话便马上反应过来。艾米丽看着她,微微地笑了一下,说:“好啦,骗你的,帮我看着锅喔,别把自己的晚餐毁了。”艾玛点点头,看着艾米丽走出厨房。


  不一会儿,面就熟了,艾玛看着面前香喷喷的晚饭,立马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,而坐在对面的艾米丽却皱起了眉头,问道:“你之前到底干什么去了啊,还有,艾玛有感觉今天这面的味道不对劲么?”吃着正香的艾玛听到后抬起了头,说道:“没啊,感觉今天的面比以前的都要好吃喔!因为是艾米丽做的!而你的第一个问题,一会儿你就知道咯。”说完还嘻嘻一笑,让人感到一丝乖巧,艾米丽一看,也便没起疑心。“如果真的是她…那么可能早就把我忘了吧…和她说的一样…有些事情,遗忘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艾米丽一边吃着,一边想。

  在最后喝汤的时候,艾米丽感到先前发现那个不对劲的味道又浓烈了起来,又在一瞬间布满全身“呃啊!……”她受不了了,叫了出来,那是一种熟悉的头痛感。

  “啊,艾米丽小姐怎么了?”艾玛露出了担心的目光,“家里没有花啊。”“咳…不知道啊…好难受…”艾米丽已经快被这种痛感夺取了意识。艾玛走到对面来扶起艾米丽,说:“那…艾米丽去床上休息吧…”边走,那个看上去十分阳光的女孩子,露出了一种诡异的微笑。

  艾米丽躺在了床上,但头痛感并没有减轻,反而有些加大的感觉,她迷迷糊糊地望着房间,竞发现…窗户边上,放了一盆夜来香。艾米丽急了,开口呜咽道:“唔…艾玛…房间里…有盆花啊…”“啊,是啊,我为莉迪亚姐姐特地准备的喔。”床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,但…她说的是…莉迪亚?“唔嗯?艾玛…我…”“喂,明明前几个小时前还怀疑的我来着,告诉你喔,莉迪亚姐姐,我是丽莎,那个…被你骗了的丽莎。”耳边传来艾玛,不,丽莎的声音。艾米丽感觉自己的头要裂开了,但还是硬撑着,望丽莎那边看了去,可那个女孩,已不再是那个有着栗色头发,有着可爱的绿瞳的艾玛,而变成了一个充满怨恨的…恶魔。

  “喂,莉迪亚,好好想想吧?想想那么久我在干什么吧?哈哈?干活的时候,竟然还让你看见了啊?”艾米丽已经几乎说不出话来,眼睛也快要渐渐闭上,可还是小声地讲出声来:“呃啊…对不起啊…丽莎…真的啊…”“你骗了我啊!”丽莎再也忍受不住,“我最信任你了啊!”

“唔啊…”艾米丽已经半醒半晕,“真的…很…对不…起啊…”丽莎已经爬到了床上,坐在艾米丽的腰上,揪着艾米丽的衣服说道:“听见侦探说什么了么?大家都很需要你啊,莉迪亚医生。”“唔…那…你呢…我可以…以保护你一辈子…来弥补我的错啊…”“啊?嘻嘻…很可惜啊!我恨你啊!”丽莎说完,便猛地吻到艾米丽的嘴上。




啊啊 这是颜希第二次发文了

这个有些长,细节也很多,也就是伏笔蛮多的,大家要细细地看哦「没看懂的给我回去一个字一个字地看!」



颜希来解释一下艾玛的犯罪过程详细工作过程吧:

在离开大厅后,艾玛来到了花园,找到了自己的猫,让它回家去闹  「毕竟艾玛知道莉迪亚(艾米丽)喜欢整洁」  然后趁艾米丽收拾房间的片刻自己取花粉,  「因为经颜希了解,对花过敏的人一般都是对花粉过敏」  准备放到晚饭中。取完花粉后,艾玛抱来一盆夜来香  「因为夜来香的花季一般在八月晚上八点左右」  ,准备悄悄放到卧室窗户那里,却在放花的时候被艾米丽发现了,只好编了个理由。最后就是艾玛掐着点回家,在艾米丽准备晚饭是离开厨房的片刻,往面里放了花粉。



还是那句,谢谢点进来的你啦(*゚∀゚*)